杭州安鹏调查公司
侦探
热线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电话:185-1211-8007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开元路开元大厦
侦探新闻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侦探新闻 >

杭州绿野觅精灵 走近杭州这帮开展生物多样性调查的年轻人

文章来源:创始人 时间:2022-09-13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唐骏垚 通讯员 金良瓶

陈奕宁和沈秋在调查中发现中国瘰螈 原乡生态供图

浙江的天气切换到了初冬模式,又迎来了降温。不过,沈秋和小伙伴们的“事业”,却越来越热闹了。

“这一年,我们接受了不少政府部门的委托,在杭州、舟山、温岭的好几个调查项目都顺利推进。”这位讲起话来笑盈盈的90后杭州女生沈秋,是杭州原乡野地生态保护与研究中心(以下简称“原乡生态”)的创始人。她所说的调查,专业地说,叫生物多样性本底调查。

这是一家旨在向政府、企业提供生物多样性调查服务和咨询的社会组织,成立于2020年9月,业务指导单位是杭州市林业水利局。虽然成立时间不长,但名气却不小。

一年多的实践,他们已完成了余杭良渚东明山附近的生物多样性本底调查,编纂成一本名为《溪山有邻》的册子;在杭州拍到了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黑麂和二级保护动物中国瘰螈、貉、豹猫等;参加浙江水獭种群监测与生态学研究及栖息地保护项目……

坚持在做这些的,都是一群什么样的年轻人?他们为什么会从事这份听起来有点冷门又有点寂寞的工作?近日,我们走近原乡生态一探究竟,也跟着调查组走进山林,体验这份工作的酸甜苦辣。

原乡生态办公室一角 原乡生态供图

走进“原乡”的根据地

不同于亲近荒野的工作常态,原乡生态的“根据地”坐落于杭州浙大紫金港校区附近的一座写字楼中。

“我们目前就一间办公室、四名全职员工,其余十多名成员基本上都兼职做生物多样性调查。”在这间不到100平方米的办公室,我们见到了这支团队四位全职成员——沈秋、陈奕宁、王翠和傅朝汛。

沈秋戴着金色边框眼镜,长发染成棕色,是个时尚的女生;大男孩陈奕宁皮肤白皙,看起来很文气;外号“小鸥”的王翠,笑容甜美,是个英姿飒爽的姑娘;傅朝汛则是个沉默内敛的男孩,仿佛经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原乡生态办公室一角 原乡生态供图

走进这间办公室,第一印象就是非常“生态”:在一座不规则形状的木制书架上,除了各类专业书籍,还陈列着各种鸟类的羽毛、蛋壳、植物种子、昆虫标本、以及各种材质的动物模型,彰显着他们的工作内容。

办公室里简单却不简陋,四个工位供常驻办公室的员工使用,一张十四座的木制长桌,可以供长期野外工作的成员不定时前来交流工作,也可用作会议桌和工作台。铺地的榻榻米可用于席地而坐的畅聊,也可以让野外工作了一天的伙伴稍事休息。货架上摆满了红外相机、无人机、夜视仪等野外调查设备。

我们在榻榻米上席地而坐,沈秋等人则从书架上不停地拿出来一些动物的图鉴,如数家珍地向我们介绍,哪一本是最新的,哪一本的记录是最全的。

原乡生态部分成员户外调查时合影 原乡生态供图

“我们现在项目比较多,兼职成员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他们都有自己的职业,有的在企事业单位工作,有的经营着自己的企业。”沈秋介绍,对自然相同的热爱把他们联系在一起。她自己学的是环境科学与工程专业,一直是自然观察爱好者,尤其喜爱观鸟。

陈奕宁曾留学英国学习生物多样性与保护,之前也是浙江省森林资源监测中心调查员;王翠则是北京师范大学鸟类学硕士,原乡是她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傅朝汛则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资源与环境经济学专业,加入原乡前尚未接触过生物多样性调查,但对这份工作却异常热爱。

“去年大家有次聚在一起吃饭,觉得应该趁年轻多做些有意义的事。”陈奕宁介绍,他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守护原生态的故乡,因此把这个组织定名为“原乡”。

一边参观他们小小的办公区域,沈秋一边尽量通俗地向我们介绍:“许多时候我们谈保护,但保护什么呢?野生动植物是大自然的灵魂。我们想做的说起来也很简单,就是摸清我们生活的这片山水里到底有哪些动植物。”

一边说,沈秋一边递过来一本名为《溪山有邻》的册子:“这是我们第一个项目完成后制作的册子。”我们接过册子翻看起来,里面图文结合介绍了良渚附近的自然、人文和生物多样性情况,通俗易懂。

而他们的第一个项目,是余杭良渚街道委托原乡生态对辖区内的东明山片区进行为期一年的生物多样性调查。而让良渚街道“动了芳心”的,正是他们出色的专业背景。“接单”后的原乡生态立即行动,这才有了“走红”杭州人朋友圈的貉、中国瘰螈等野生动物的影像资料。

沈秋在笔记本电脑上查看相机拍摄影像

一眼就能辨别动物种类

目前在杭州地区的余杭、萧山、淳安等地,原乡生态都有生物多样性调查项目正在进行中,周期均为期一年。进行生物多样性调查,最为常用的工具就是红外相机,这是一种了解动物行迹的常见调查手段。

近日,我们跟着他们走进余杭径山村的某处调查区域,主要任务是取相机内的存储卡、给相机换电池,感受下野外调查的日常。

前往相机安放点,并没有现成的路。我们与原乡生态团队一道,深一脚浅一脚穿梭在灌木丛中。“相机需要放在林间的空地、茂密的灌丛。”陈奕宁边走边介绍,“这种地方植物种类要多一点,出现在附近的动物种类一般也会多一些。光找这些安放点,就要花两天时间。”

在灌木丛中兜兜转转10多分钟,我们终于找到了一处红外相机。更换完电池后,沈秋取出存储卡后,现场就打开笔记本电脑查看视频。“这是猪獾”“这是鼬獾”“这是雌白鹇”……看一眼视频,沈秋和陈奕宁就能认出画面中的动物。

不光是看,他们听到鸟叫声就能判断鸟的种类。“看得多了、听得多了,自然就认识了。”沈秋说。

傅朝汛在安装红外相机 原乡生态供图

积累,是原乡生态成员们平时最重要的“工作”。如果是不认识的兽类,还能将图像带回去反复比对、找专家确认。但对鸟类的调查,基本就要靠听。“因为它们移动的速度很快,有的距离很远,如果听不出来调查结果就不完整了。”王翠说,做生物多样性调查最难的地方,就是出现了不认识的动植物需要反复确认。而为了保证结果的正确性,原乡生态在调查时也经常会邀请相关领域专家同行。

跟着他们在山里转一圈,我们对这一行的酸甜苦辣也就有了点理解:看到可爱小动物、罕见植物时的惊喜,与大自然打交道时的惬意,红外相机被盗造成资料和财产损失的惆怅,山里的日晒雨淋和蚊虫叮咬带来的潜在危险……

对当地人文历史的研究,也是生物多样性调查的一部分。结束半天的野外调查,随他们又一次回到“根据地”后,我们才注意到书架上,除了各类动植物图鉴外,还有各种地方志。“不仅是专业知识,做生物多样性调查,还得了解当地的人文、历史、环境变迁等,这需要做很多功课。”傅朝汛告诉我们。

在良渚发现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中国瘰螈 原乡生态供图

“这件事做对了”

生物多样性调查,是原乡生态成员们的爱好所在,但这并不是他们的终点。

除了实地走访调查、与相关专家交流、自我学习外,原乡生态成员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聚在一起“头脑风暴”。我们也作为参与者,参与了一次他们的讨论。

“知道这里有什么物种,才能更好地保护。”陈奕宁说,随着人口不断流入,杭州这样的城市必然要扩大开发,不同的开发建设方式对环境的影响各有差异。“我们希望能够用我们的知识,给出建设性的意见,推动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

讨论中,他们的第一个项目被反复提及。据介绍,良渚街道委托他们在东明山进行生物多样性调查,是为了一个科技创新项目的落地。“按照现在常见的规则,项目落地开发,只需要做环评,研究对水、空气等是否可能产生影响。此次生物多样性调查,是街道的自选动作,他们还想了解对当地生物的影响。”沈秋说。

在径山发现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黑麂

原乡生态也在调查推进中获得了积极的反馈。沈秋告诉我们,东明山上有一座水库,为了周边环境更美观,本来项目方希望水位能够蓄高一点,把滩涂淹没。但他们实地调查后,建议街道和项目方保留滩涂。“因为像白鹭这样的涉禽喜欢站在水里,有点水的滩涂刚刚好。如果把滩涂淹了,很多鸟类就没有站立的地方,可能就不会在这里停留。”为此,他们还专门拍摄了滩涂上一对金眶鸻孵蛋、育雏的全过程,专门制作了短片,以展示滩涂对于生物多样性的重要性。

这样的讨论,是原乡生态成员的常态,激励着他们一步步前进。而他们这一年多的努力,杭州市森林和野生动物保护服务中心主任郑海军看在眼里。他告诉我们,随着生态文明建设不断推进,整个社会对保护野生动物、保护生物多样性越来越重视,浙江正推进以县域为单位的生物多样性调查。“全市不少研究机构、规划院都在参与调查。但像原乡生态这样的社会组织,比较少。他们是政府力量的有益补充,也满足了一些基层的需求。”

在政府部门的指导下,原乡生态正在不断成长。目前,良渚街道东明山项目已结束,他们正与各地政府、企业合作,以杭州市为中心,在浙江省内多地开展生物多样性调查。“我们越来越觉得,这件事做对了!”沈秋对未来充满着信心。

返回列表
电话:185-1211-8007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开元路开元大厦
Copyright © 2002-2022 杭州安鹏调查公司 版权所有 杭州安鹏调查公司